汽車再次抵押未重新登記 銀行訴賠償獲支持

發布時間:2014-01-09 15:05??|?? 作者:銀喬金融?? | ??點擊次數:

豪華汽車
抵押人以同一輛車先后為兩個借款人向同一家銀行提供抵押擔保, 并就前手抵押辦理了抵押登記手續。但前手債務并未實際發生, 各方也未辦理撤銷登記手續,同時后手債務實際發生也未重新辦理抵押登記。這家銀行能否持原有抵押登記證書對第三人就該車主張優先受償權?10月8日,廣西壯族自治區南寧市興寧區法院對這起金融借款合同糾紛案件進行了宣判,一審判決后手借款人覃某的七個法定繼承人在繼承覃某的遺產范圍內歸還原告南寧某支行貸款本息共計19469元,由汽車銷售商工貿公司承擔補充責任,確認原告有權就依法處置抵押車輛所得價款優先受償。

    2003年10月,滿某為向工貿公司購買一輛價值167200元的中型廂式貨車向原告申請發放個人汽車消費貸款135000元并簽訂一份《個人借款合同》,約定借款期限為兩年,以滿某所購汽車作抵押,由工貿公司為滿某提供連帶責任保證。2003年11月25日,該車以工貿公司下屬崇左分公司的名義在車管所辦理了抵押登記。但原告未依據該《個人借款合同》向滿某實際履行放貸義務,各方當事人也未辦理撤銷抵押登記手續。

    2003年12月24日,覃某為向工貿公司購買上述貨車掛靠在崇左分公司名下經營道路運輸,向原告申請發放個人汽車消費貸款117000元,雙方簽訂一份《個人借款合同》,約定借款期限為兩年,以覃某所購汽車作抵押,由工貿公司為覃某提供連帶責任保證。合同簽訂后,原告依約放貸,但覃某所購汽車未重新辦理抵押登記。此后覃某未依約還款,至合同期限屆滿尚欠本金14625元及利息338.48元,原告多次催款未果。2009年2月24日,覃某因各種疾病死亡。經查,覃某與覃妻育有三子一女,覃父覃母健在,七個法定繼承人均未表示放棄對覃某遺產的繼承。

在訴訟中,覃某的七個法定繼承人和滿某、工貿公司、崇左分公司經法院傳票傳喚,均無正當理由拒不到庭應訴。

    法院依法缺席審理后認為,原告分別與滿某、覃某、工貿公司、崇左分公司簽訂的兩份《個人借款合同》系締約各方的真實意思表示,內容沒有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均為合法有效。作為抵押人的崇左分公司為滿某向原告借款,以其有權處分的汽車進行抵押擔保,并在車輛管理所辦理了抵押登記手續,因原告并未依據與滿某所簽《個人借款合同》向滿某實際履行放貸義務,該抵押所擔保的滿某債務并未實際發生,故工貿公司也未向滿某交付汽車,該車所有權未發生轉移。崇左分公司為覃某向原告借款,以其有權處分的同一輛汽車再次進行抵押,崇左分公司與原告對兩次抵押情況確為明知,盡管兩份《個人借款合同》的抵押各方均未各自辦理相應的撤銷登記手續并重新辦理抵押登記手續,但在滿某債務未實際發生、抵押合同主體和標的物均未發生變更、且未用該抵押物為第三人設定擔保的情形下,原告對抵押車輛的抵押權自履行抵押登記手續時具有公示力和對抗力,原告持原有抵押登記證書可對第三人就抵押車輛主張優先受償權或排除第三人的善意取得。

    法院還認為,覃某因掛靠崇左分公司名下經營道路運輸而實際控制、合法占有抵押車輛,根據動產物權簡易交付的規則,覃某與工貿公司在《汽車購銷合同》中關于“銀行把購車款余額全額轉到甲方賬戶后,甲方把車輛交付乙方”這一變更物權的合意因原告將貸款轉到工貿公司賬戶后而生效。由此,抵押車輛于原告放貸后完成交付,所有權發生了轉移。覃某以其所有的汽車向原告抵押貸款,雖然未重新辦理抵押登記,但原告的行為并未違反動產抵押公示制度,也未妨害第三人的合法權益,其對抵押車輛享有的優先受償權依法應受法律保護。本案同一筆貸款既有工貿公司提供連帶責任保證又有覃某提供汽車抵押擔保并存,在原告未就兩種擔保方式在實現債權時的位序關系與覃某及工貿公司進行了明確約定的情況下,應先就覃某物的擔保實現原告債權,如擔保物權實現結果未能滿足全部債權,不足部分應由工貿公司承擔。覃某因病而亡,債務并未消滅。覃某的法定繼承人未明確放棄繼承,也未提供證據證明自己屬于“繼承人中缺乏勞動能力又沒有生活來源的人”,故應視為接受繼承,應在遺產繼承范圍內承擔償還尚欠借款本息的法定義務。據此,法院依法作出上述判決。

天津时时彩前三走势